详情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道教文化 >> 详情信息

道教规范与现代意义

时间:2013-06-10 11:57:32 来源:www.sstlz.com 作者:天意起名网 点击:
以往,人們曾因傳世本《老子》中有「絕仁棄義」等話語,而多認為道家與重視世俗人倫的儒家是對立的。但是,近年在湖北郭店出土的楚簡《老子》卻並無此類話語,有學者據此認為:老子並不反對儒家的學說,傳世本《老子》中有反對「仁義」的言論,係後人因仁義道德發生「異化」而暴露出其虛偽性,才於戰國時期添入書中的。也就是說,早期道家並不排斥世俗道德。

 

    以往,人們曾因傳世本《老子》中有「絕仁棄義」等話語,而多認為道家與重視世俗人倫的儒家是對立的。但是,近年在湖北郭店出土的楚簡《老子》卻並無此類話語,有學者據此認為:老子並不反對儒家的學說,傳世本《老子》中有反對「仁義」的言論,係後人因仁義道德發生「異化」而暴露出其虛偽性,才於戰國時期添入書中的。也就是說,早期道家並不排斥世俗道德。
  作為一種既追求彼岸世界之理想、又注重當下現實之生活的宗教,道教也要求信徒處理好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優化現實社會的環境。這些要求,既有針對封建統治者的,也有針對一般臣民的,如君主須施行仁政、受恤臣民,官吏須忠於君王、清政廉洁,百姓須孝悌仁信、互相幫助,等等。實際上,這些都屬於道教所倡的世俗性道德規範。
  道教之世俗性的道德規範,早在太平道和天師道創立時就已提出,晉時葛洪曾將其歸納為「要當以忠孝、和順、仁信為本」。唐宋時期,道教更幾乎將儒家的道德規範全盤納入了自己的說教體系之中,如杜光庭曾以仁、義、禮、智、信等為「大道自然」之表現,陳景元則將儒家所推崇的父慈子孝、兄友弟順、夫信妻賢、九族和睦、尊老撫幼、教誨愚鄙、上下信向、百官稱職等皆視為是「修道」 。
  全真道創立後,也通過制訂一系列的「戒律」而規定信徒必須履行世俗性的道德規範。如王重陽曾規定:「大凡學道,不得殺盜飲酒食肉破戒犯願。」後來,清代全真道王常月更根據傳授對象的不同而分別制訂了初真戒、中極戒、天仙戒等「三壇大戒」,如其「初真十戒」的內容為:一、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信,當盡節君親、推誠萬行;二、不得陰賊潛謀、害物利己,當行陰德、廣濟群生;三、不得殺害含生,以充滋味,當行慈惠,以及昆蟲;四、不得淫邪敗真、穢慢靈氣,當守真操,便無缺乏;五、不得敗人成功、離人骨肉,當以道助物,令九族雍和;六、不得讒毀賢良、露才揚己,當稱人之美善,不自伐其功能;七、不得飲酒食肉、犯律違禁,當調和氣性、專務清虛;八、不得貪求無厭、積財不散,當行節儉、惠卹貧窮;九、不得交游非賢、居處雜穢,當慕勝己、棲集清虛;十、不得輕忽言笑、舉動非真,當持重寡辭、以道德為務。
  當然,不同的道派或不同地區的道教所著重提倡的道德規範,在具體內容上可能會不盡相同。如宋元時期淨明道的「八寶垂訓」為:忠、孝、廉、謹、寬、裕、容、忍。香港青松觀所倡「九美德」為:……。不過,其實質意義卻是相同的,即都是為了勸人從善。

道家与老庄

提起老子,真是一个千古绝妙的人物,我们首先提出司马迁在《史记》上,关于孔子见了老子以后,孔子对于老子所加的评语,也就是后来号称为正统儒家所不肯承认的话,那便是孔子说老子“其犹龙乎?”赞叹他是见其首不见其尾的妙人。
    老子,是中国自古以来,隐士思想的总代表,他是一个博古通今,具有十分渊博的学问,而且富于超越尘俗的修养,不求名
利的隐君于。。所以到了司马迁为他写传记的时候,也是捉摸不定,只好把那些有关于老子的传说异闻,一概记载上去,做了一篇忠实的报道。至于老子,是否便是李耳、老聃,或老莱子,一概不加肯定。老子其人的妙处莫名,不但司马迁在笔下,已经把他写成神龙见首而不见尾,后来又被人推崇为道家的宗祖,再被道教扯上做教主,登上太上老君的宝座,那就更是神乎其神了。
    我们不要忘记,在中国文化史上,把道家学术思想,判归老子的管领范围,那统统是秦、汉以后学者笔下玩的把戏,我们只要留心历史,便知在汉初有名的,用道家思想做政治领导的文、景时代,凡是讲到道家的学术,都是用黄、老并称的。到了司马迁著《史记》,举出他父亲司马谈《论六家要旨》以后,跟着便有刘歆《七略》,班固《汉书·艺文志》等的著述,不但把周、秦之际的学术分家,使其门庭对立,壁垒分明,而且把道家投怀送抱,确定归在老子的户籍之内,于是后世学者讲道家,便有以老、庄具列的趋向。魏晋以后的道家者流,讲传承的系统,便有谓老子传关尹子与庚桑子,庚桑子传壶子,壶子传列子,列子传庄子等一系列的学术世谱出现了。
    其实,无论后世的道家与道教之徒,首先都接受了太史公司马迁父子的说法,先入为主,轻轻地蒙混过去,如果起司马迁于九泉来对话,一定非常可笑。司马迁著《史记》,及其自序之中,都说自己父子的思想,是宗奉道家的思想,而且也很推崇老子。后来班固父子刻意求工来著《汉书》,站在西汉以来儒家的观念,也说司马迁父子是道家的思想,推崇老子,而且有不以为然的按语。殊不知他已忽略了司马迁笔下微言大义的用意,他所说的道家,正是抬出来自上古,中国文化传承“学者所共术”的道统,他只是拿老子来做正面的衬托而已;如果他认为老子就是道家的宗祖,他为什么不专工罗织老子的事迹,为他好好写一篇伟大的传记呢?他能够空前地破格创例,为当世无赫赫之功,而素位而行的孔子写世家,而且写得那么伟大精到,难道就不为他父子所崇拜的老子也写一篇类似世家的传记吗?结果呢?在他著的《史记》里,他很公平的,只把老子归并在《老庄中韩列传》里去,就此一笔带过罢了。这就是司马迁用他习惯的史笔,要人在他全部的著述里,寻出他当时的处世环境;他既不同意于西汉以来,实际是阳儒暗道,却自号称为正统儒家的人物,同时也不同意自秦、汉以后,实际是方士变神仙的假道家的作风。可惜我们后来的学者,既栽在司马迁的笔阵里,又受刘歆、班固等人一再暗示的影响,加上被魏、晋玄谈的陪衬,便把道家的学术思想,扼杀在老、庄的户籍之内,忽略了道家真正的“综罗百代,广博精微”的内容。因此,我们提到道家,便会以老、庄做为中心代表的观念,就此因袭联想而成了。

道家与黄老

道教,完全是以道家的学术思想做内容的宗教,道家学术思想的内容,也就是中国文化的原始宗教思想、哲学思想、科学理论,与科学技术的总汇,笼络贯串中国文化上下古今的大成。虽然道家与道教,在宗教色彩上,有时混淆不清,但在实质上,道教与道家,却大有异同之处。可是,一般习惯,对道家与道教的分野,区别不清,随便就加它一顶迷信的帽子,把它送入海上三山,可望而不可及,列为虚无缥渺之间了。
    关于道家的学术思想,纪晓岚曾经从好的方面来看,评定它是“综罗百代,广博精微”。当然,任何一种学术思想,正如天下事与物一样,都有正反、好坏的两面,道教学术思想,固然广博精微地综罗百代,但它流传久远,加上驳而不纯的结果,便变成“支离破碎,怪诞杂乱”,可是,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就抛弃一个传统文化的无尽宝藏,那是非常荒谬的举动。
    现在为了尽量简化地介绍道家与道教,首先须要提出道教与道家的渊源。
    道家学术思想的形成,把它简单地归纳分类,约有四个来源所组成:(1)黄、老学术。(2)老、庄思想。(3)隐士思想。(4)方士学术。
    道教宗教学术思想的形成,也简单地把它归纳分类做四个来源:(1)渊源于道家学术思想。(2)发生于政治社会的演变。(3)促进于外来宗教的刺激。(4)基本于神秘学术的迷恋。
    讲到道家的学术思想,在秦、汉以后,往往以黄、老并称,或老、庄具列,做为道家的宗祖。所谓黄,便是指黄帝;老,当然就是老子,但无论是黄、老并称,或老、庄具列,我们普遍地都知道老子的确算是道家宗祖,如果拉上黄帝做为道家的宗祖,在一般的习惯上,便有信与不信的了。凡是笃信道家的,自然毫无疑议,如果不信道家的,便訾议百出,笑它是不经之谈。其实,笃信道教的,却也未必承认黄帝为道教的创始者呢!究竟黄帝算不算道家的宗祖?而且他取得道家宗祖的资历,又有何根据呢?一般引证古书,号称为黄帝的著述,如医药书籍的黄帝《内经》,以及道家流传用于兵法或谋略学的黄帝《阴符经》等,历来学者,几乎都公认是后世的伪书。除了在历史上,承认黄帝是我们上古民族创建国家,比较有史料可稽的祖先以外,几乎无法证实他有可靠的学术思想流传下来。那么,说黄帝便是道家的宗祖,又有什么理由可以相信呢?其实,这就是我们对于文化历史的观念,向来易于忽略的问题。我们须要了解上古的学者,对于我们远古历史与文化的追寻,要想上溯黄帝以前,除了传说的资料,值得存疑考据以外,实在缺乏文献上比较可靠的证据,为了学术上的谨慎忠实,所以便断定以黄帝为始祖。因此,凡是讲到中国文化历史的渊源,便也都从黄帝讲起了。如果依照道家流传的,所谓值得存疑的资料来讲,我们的民族历史,便可高推到一百多万年前,至少也有十几万年的悠久,似乎有点那个?所以用史笔一判,便很客气地断定以黄帝为开始。道家素以黄、老并称,自认它的学术渊源,是远绍黄帝,这就是表示道家的学术思想,是根据中国上古文化正统传承的观念,并非是故做玄虚的谎言。(南子·修务训》中说:“世俗之人,多贵古而贱今,故为道家,皆托之于神农、黄帝,而后能人说。”汉代著《史记》的司马迁,他生在淮南子以后,比淮南子更了解这个思想,所以他在写道家方士的《驺衍列传》中,便说:“先序今而上至黄帝,学者所共术,大并世盛衰。”这就是说明黄帝,是中国学术上共同所承认的文化共祖,岂但只是道家如此而已。

現 代 意 義

道教不僅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佔有重要的地位,而且,其很多觀念和主張對於現代人類的生活也有著積極的現實意義。
  道教推崇「自然無為」,這對於現代人調適自己的心態、端正自己的行為即有著深刻的啟迪。「自然無為」不僅是「道」的根本屬性,也是人們行為的基本準則。現代人若能以「順其自然」(不強求)的態度來直面一切,則不僅可保持個人的心態健康,而且可杜絕社會的許多紛爭。當然,這裡所謂「自然無為」,並非指消極厭世的無所作為,而是指順應規律的不強作妄為,其最終目的乃在於達到「無不為」。道教反對消極的無所作為,而主張積極的有所作為,如其以為「道」一方面是「湛寂不動」(無為) 的,另方面則又可「應物而動」(無不為),故所謂「聖人」亦應當「靜而處己,內聖之道以全,動而接物,外王之業以成」。不僅如此,道教還主張「我命在我不在天」,倡導人們在現世中通過努力而改變自己的命運;只是,道教在提倡積極有為的人生態度時,非常強調必須「循理」、「因勢」(遵循客觀的規律),而反對單憑個人的主觀願望去蠻幹,做出「以火熯井,以淮灌山」之類的蠢動 。
  道教的「自然無為」或還可給現代社會的管理者以某種啟示。觀乎中國歷史上的幾個鼎盛時期,如漢代的「文景之治」、唐代的「貞觀之治」和「開元盛世」等,其最高管理者皆奉行了道教的「無為而治」之訓 ;反觀歷史上很多失敗的管理者,則喜用手中的權力來干預社會(或行業、企業)的正常運作(如上世紀中國大陸僵死的「計劃經濟」體制及「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之類「人定勝天」的壯舉)。由此,我們亦可更深地悟出道教「自然無為」觀念的實用價值。
  道教又主張兼容並包,這對於現代人獲取事業之成功並保持良好的心情,同樣有著巨大的啟發。老子云:「容乃公,公乃王。」後世的道教正是依此訓而「採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吸收各家學說的長處,才逐漸發展成一種「雜而多端」的宗教,並最終成為「中國根柢」的。事業的成功需要兼容並包,這種例子並不止道教一家,如現代北京大學之輝煌有賴於蔡元培「兼容並包」辦學方針所奠定的風格,當代中國之發展有賴於鄧小平所製訂的「改革開放」基本國策,亦是典型例子;與此相反的例子是,學術因「近親繁殖」而致的缺陷、國家因「閉關鎖國」而致的衰敗,等等。不僅一個國家、一所學校(一個團體)的發達需要兼容並包的方針政策,同樣,一名領導、一位常人的成功也需要兼容並包的博大胸襟,我們通常所說的「兼聽則明,偏聽則暗」、「宰相肚裹能撐船」、「和而不同」之類話語,就有這個意思。此外,兼容並包不僅是一種事業成功的策略,而且還應是一種人生豁達的態度,它也有寬容別人、包納異見的含義。如果我們能夠在為人處世時以寬容的態度來對待別人,則不難有融洽的人際關係,並因此保持良好的心情,遠離「小人長戚戚」之煩惱。
  道教的長生成仙信仰,也對現代人類的生活也有著積極的意義。長生成仙雖是道教獨特的信仰,但這種信仰在本質上卻與各種宗教的終極追求是一致的;無論是道教的「仙境」,還是佛教的「淨土」,或者是基督教的「天堂」,其實質都是為了超越現世而永駐美好的「彼岸」,屬於人類的精神寄托之所。不僅如此,道教的長生成仙信仰還包含有很多現實的價值,如其推崇「長生」即包含對人之生命和身體健康的珍重,而其對「成仙」的追求則要求人們注重對心靈的修養,至於其為達長生成仙而行的導引、行氣、服食、按摩等修煉方式,亦皆具有重要的醫學養生價值,對提高現代人的生命質素大有裨益。
  道教追求永駐「彼岸」,並不意味著其放棄「此岸」的現實世界。道教主張「出世」應與「入世」相結合,以為「人道」乃「仙道之階」,顯示出了一種強烈的「濟世」精神。無論是其為淳化世風而立的道德規範,還是其為拯救世難而行的齋醮科儀,都體現了這種「濟世」的精神。而這種「濟世」精神,對於現實社會的發展進步,無疑是有積極作用的。也正因為道教有著強烈的「濟世」精神,故其思想中多含有我們今日所說「人權」的觀念--除了對生命的重視外,道教還主張男女平等、種族平等,並力倡自由與民主,宣揚勞動致富、多行慈善等。這些觀念,俱體現了道教對於「人」的關愛,其現實意義自不待言。
  道教不僅關愛人,也關愛大自然,並十分重視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而這也正是我們今天所熱衷探討的「環境保護」問題。道教認為:人與萬物共同稟「道」而來,「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故人應該與自然界和諧相處,而不能隨意地破壞自然環境。如道經《勸世歸真》言:「野外一切飛禽走獸、魚鱉蝦蟹,不與人爭飲,不與人爭食,並不與人爭居。隨天地之造化而生,按四時之氣化而活,皆有性命存焉。……如無故張弓射之,捕网取之,是於無罪處尋罪,無孽處造孽,將來定有奇禍也。」《老君說一百八十戒》更以戒律的形式規定「不得妄伐樹木」、「不得妄摘草花」、「不得以毒藥投淵池及江海中」、「不得妄上樹探巢破卵」,《
文昌帝君陰騭文》也勸人「勿登山網禽鳥」、「勿臨水而毒魚蝦」,等等;這些戒條,實屬較早的環境保護措施。此外,道教徒還遵從老子「見素抱樸,少私寡欲」的教導,主張「不勞精思求財以養身,不以無功劫君取祿以榮身,不食五味以恣,衣弊履穿,不與俗爭」,這對於我們樹立適度消費的觀念,杜絕「竭澤而漁」式的開發,維持可持續發展,亦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總之,古老的道教對於現代人類的生活是有著很多積極意義的。有人甚至認為:道教之學乃是參天地、讚化育、貫中西、通古今的大學問,其價值觀念體系能夠寄托全人類對於人生價值的關切,並且,由於其具有包羅萬象、海納百川的品格,故可作為東西方文化融合的交匯點並以之為基礎而建造出一個新的世界文化模式,以解決當今全人類所面臨的各種難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方式:15544137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