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垃圾分类谁提出来的,为什么只谈国学和读书,不谈沈魏提出的垃圾分类?

发布时间:

上海垃圾分类谁提出来的

上海垃圾分类谁提出来的

为什么只谈国学和读书,不谈沈魏提出的垃圾分类?

先说为什么不谈沈魏提出的垃圾分类:

第一,垃圾分类,并非沈魏最先提出来的。

早在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二日的《北京日报》就曾醒目地登载着这样一则关于垃圾分类的报导: “本市城区就要全面实行垃圾分类收集的办法。目前,西城区和西单区已经全面实行 了这一办法,崇文区已经进行垃圾分类的试点,就要在全区推行。前门区、东四区在本月进行试点,……西单 区北闹市口有一个居民叫朱玉山,已经七十多岁了,他对推行垃圾收集工作很热心。从 五月间开始这项工作已来,他每天晚上都在群众抬出垃圾箱的时候,逐箱看,发现谁家 没有分清,就去向人家讲解。 通过推行垃圾分类收集的办法,很多地区消除了乱往地上倒垃圾的现象。根据调查, 在实行垃圾分类收集的地区里,绝大部分居民都能按要求倒垃圾。西四区百分之九十九的住户能经常保持把垃圾分清。”

上海开始有规模地推行垃圾分类,可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1978年,上海以可用作农肥和非用作农肥对生活垃圾进行分类。市民们倒掉的果皮菜叶、厨余垃圾作为有机农肥,由环卫专业运输船直接送进农田,或作城市绿化用肥。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上海环卫部门从提高垃圾肥效着手,尝试着对垃圾进行分类。1984年,在长宁区新华街道进行垃圾分类倾倒和清除试点,居民们将生活中产生的煤球灰、菜皮等可作农肥的垃圾与碎玻璃、铁皮等分开,分别倒入不同的垃圾容器,环卫部门将可用作农肥的垃圾直接送到田间作肥料,碎玻璃、铁皮等经过再分拣后送废品回收站回收。

1985年起,这一分类方法在各区选择一个街道进行试点。那时,居民们把菜皮、果壳、煤屑等倒入绿色垃圾桶,将废铁、玻璃、动物刺骨等倒入橘红色的垃圾箱,修建、装饰房屋产生的建筑垃圾倒在指定的垃圾集中点,由环卫部门分类清除。 此后,上海的垃圾分类工作就从未停歇过。

第二,垃圾分类问题,早就已经在世界上上升到了“垃圾产业”的层面,这更与沈魏毫无关系。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受到垃圾问题困扰的西方国家人士在中国的发现了垃圾分类回收、变废为宝的办法,对此给予很高的评价,认为中国是当时世界上最成功地解决了垃圾问题的国家。此后西方国家先后制定了严格的垃圾分类回收的法规,但他们不简单照搬中国的做法,而是运用市场规律,把垃圾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等工作变成“垃圾产业”,进而产生了一门专门的学问—— “垃圾经济学”。

随之,日本也兴起了“垃圾产业”。 在我们国家,比如说上海,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垃圾分类的“互联网 ”模式已进入试水阶段。

第三,沈魏并非垃圾分类的践行者,也与垃圾分类理念无关,而只是嗜好捡垃圾。

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垃圾分类回收工作不仅要“政府重视,财政投入,科技支撑,文化引领,企业运作,民众参与”多方联动,更需法律、行政、经济、技术、文化、教育等手段多管齐下,共同推进,以此实现全社会的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可持续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 垃圾分类作为产业,最底层的操作,也必须有完整的收购、运输、销售、加工、成品市场等组织的再利用产业体系的支持。而绝非拾荒者能解决的问题。相反,民间自发的拾荒者,由于无照经营,缺乏规范、检验和约束,致使垃圾在捡拾、收集、运输、加工过程中造成严重的二次污染,他们自身的传染病发病率也较高,同时也可能成为某些疾病的传染源。

沈魏如果是为了垃圾减量做贡献,真的是为了国计民生去当拾荒者,他大可像王维平一样去做。

北京环卫局的高级工程师王维平先生放弃医生职业,到日本早稻田大学攻读“垃圾经济学”专业硕士,成为我国等一位垃圾经济学专家,已研究指导全国的垃圾分类工作。

也可以像廖晓义一样去做。

廖晓义女士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创办了非营利性的民间环保组织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在她领导的民间环保组织(NGO)倡导下,全国妇联办公楼、北京西城区大乘巷家委会及如“山诺会”等大学环保社团和中小学等开始了自发性的垃圾分类回收工作。

说到底,沈魏捡垃圾,与浪费不浪费纸张无关,与净化环境无关,与垃圾分类无关一句话,沈魏嗜好捡垃圾!

即使沈魏提出过垃圾分类也很自然。 嗜好捡垃圾的提出垃圾分类,如同嗜好抠鼻子的提出鼻腔健康一样,没什么奇怪的,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以上三点,说明垃圾分类与沈魏没多大关系,既然没多大关系,那提它干嘛?

真实原因是:垃圾分类,为“网红”沈魏添不了什么彩,也为想成为网红的沈魏的追捧者添不了什么彩! 所以,不提也罢。

当然,必须着重指出的是,普通百姓对垃圾分类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还要进一步提高。因为垃圾分类问题与国学相较,人们的认识还不到位。

再说为什么要谈国学和读书。

不谈国学和读书,一个捡垃圾的沈魏怎能成为网红?

沈魏不能成为网红,沈魏的追捧者又怎能成为网红? 一个公务员,一个大学生公务员,能引经据典地做国学报告,不足为奇。 而一个脏不堪言的捡垃圾的,居然手捧《论语》、《孟子》,居然出口成章,就有点好玩了。

自媒体上美女充斥,搔首弄姿已经开始让人们产生了审美疲劳。这时候,满身污垢,头发打结的,捡垃圾的沈魏配上高大上的国学书籍,滑稽的视频的出现,无论是引人发笑,还是使人肃然起敬,肯定是有看点的。沈魏最初的视频大概就是这样走红了。

沈魏走红了,沈魏视频的发布者,比如说“师娘”也就走红了。

但要想持续走红,必须添油加醋炒作,于是“流浪大师”的名头出现了。

哪个方面的大师?国学大师!

什么是国学大师? “国学”是对中国学术的简称,“大师”系指人们对在学问或艺术上有很深造诣者的尊称,“国学大师”则是指其学问在“国学”研究之范围内属于出类拔萃者。

同时,“国学大师”不能光看其学问,还要看其道德即人品、文品,看其文品与人品是否统一,即是否属于融人品与文品于一体的“道德文章”者流。以此衡量,“国学大师”,是一个极其有分量的称誉,是一顶很耀眼的桂冠,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佩戴的。

沈魏配得上国学大师称号么? 姑且不谈他的学术造诣,单从人品论。一个与父母断绝关系离家出走、拿着国家俸禄理所当然26年不上班、被邻居撵得无处容身的人,有人品可言么?而自己把这一切都归结于“捡垃圾”的原因,沈魏“大师”你自己相信自己说的话么?

任何地方拾荒者都比比皆是,有哪个拾荒者像你一样无父无君,神憎鬼厌? 国学大师的概念竟然被玷污到如此不堪,而盲目跟风如此之烈,我感到深深的悲哀!

借回复问答向全社会呼吁:普及国学知识,弘扬国学,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了!

最后,奉劝沈魏先生,不论你以后是继续捡垃圾还是当网红,请你用国家发给你的钱,把自己洗洗干净,不要把自己弄得比垃圾更脏,免得污染了社会!

奉劝借沈魏发财的“网红”们,放过沈魏,给沈魏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也奉劝盲目跟风的人,静下心来,认真读点国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