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一回概括400字,红楼梦第一回内容概括简单?

发布时间:

红楼梦第一回概括400字

红楼梦第一回概括400字

红楼梦第一回内容概括简单?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这一回主要讲了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来历。宝玉是石头下凡。这块石头因“无材补天”被女娲抛弃在青埂峰下,又四处游荡,到警幻仙子处做了神瑛侍者,遇见一株绛珠仙草,日日为她灌溉甘露,后来又被一僧一道携了投胎下凡做人,他就是贾宝玉。

那株绛珠仙草也跟了石头下凡,她就是林黛玉。二是有个叫甄士隐的知识男士,有三岁的女孩英莲,视若掌上明珠。士隐有一天做白日梦,梦里看见一僧一道携着一块美玉去投胎

求《红楼梦》1-5回的提纲(或故事梗概)及心得?

《红楼梦》电子梗概1-5回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第三回 金陵城起复贾雨村 荣国府收养林黛玉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五回 开生面梦演红楼梦 立新场情传幻境情

此书又名曰《金陵十二钗》,审其名则必系金陵十二女子也。空空道人遂向石头说道:"石兄,你这一段故事,据你自己说有些趣味,故编写在此,意欲问世传奇。

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余下一石,日夜悲号惭愧。

一日,炎夏永昼。梦至一处,不辨是何地方。"那僧笑道:"你放心,如今现有一段风流公案正该了结,这一干风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道人道:"既如此,便随你去来。"

那僧道:"若问此物,倒有一面之缘。正欲细看时,那僧便说已到幻境,便强从手中夺了去,与道人竟过一大石牌坊,上书四个大字,乃是"太虚幻境"。

庙旁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朦胧睡去。梦至一处,士隐大叫一声,定睛一看,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所梦之事便忘了对半。"说毕,二人一去,再不见个踪影了。"

这士隐正痴想,忽见隔壁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者走了出来。雨村见他回了头,便自为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便狂喜不尽,自为此女子必是个巨眼英雄,风尘中之知己也。又半载,雨村嫡妻忽染疾下世,雨村便将他扶册作正室夫人了。

那日,偶又游至淮扬地面,因闻得今岁盐政点的是林如海。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

雨村正值偶感风寒,病在旅店,因闻得盐政欲聘一西宾,雨村便相托友力,谋了进去,且作安身之计。堪堪又是一载的光阴,谁知女学生之母贾氏夫人一疾而终。

都中在古董行中贸易的号冷子兴者,旧日在都相识。雨村最赞这冷子兴是个有作为大本领的人,这子兴又借雨村斯文之名,故二人说话投机,最相契合。雨村见了,便不在意。雨村忙笑问道:"老兄何日到此?"一面说,一面让雨村同席坐了,另整上酒肴来。"子兴笑道:"你们同姓,岂非同宗一族?"雨村问是谁家。子兴道:"荣国府贾府中,可也不玷辱了先生的门楣了?"雨村笑道:"原来是他家。"子兴叹道:"老先生休如此说。"冷子兴道:"正是,说来也话长。"冷子兴笑道:"亏你是进士出身,原来不通!"

子兴叹道:"正说的是这两门呢。当日宁国公与荣国公是一母同胞弟兄两个。宁公居长,生了四个儿子。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唤贾珍,因他父亲一心想作神仙,把官倒让他袭了。长子贾赦袭着官。"

雨村笑道:"果然奇异。"子兴冷笑道:"万人皆如此说,因而乃祖母便先爱如珍宝。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子兴见他说得这样重大,忙请教其端。雨村道:"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恶两种,余者皆无大异。运生世治,劫生世危。

子兴道:"依你说,"成则王侯败则贼"了。"雨村道:"正是这意。"子兴道:"谁人不知!便在下也和他家来往非止一日了。"

子兴道:"便是贾府中,现有的三个也不错。"子兴道:"不然,只因现今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日所生,故名元春,余者方从了"春"字。只眼前现有二子一孙,却不知将来如何。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

雨村听了,笑道:"可知我前言不谬。"

这林黛玉常听得母亲说过,他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大书"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黛玉想道:"这必是外祖之长房了。众婆子步下围随至一垂花门前落下。一时众人慢慢解劝住了,黛玉方拜见了外祖母。当下贾母一一指与黛玉:"这是你大舅母,这是你二舅母,这是你先珠大哥的媳妇珠大嫂子。"黛玉一一拜见过。贾母又说:"请姑娘们来。黛玉连忙起身接见。"黛玉正不知以何称呼,只见众姊妹都忙告诉他道:"这是琏嫂子。"黛玉虽不识,也曾听见母亲说过,大舅贾赦之子贾琏,娶的就是二舅母王氏之内侄女,自幼假充男儿教养的,学名王熙凤。黛玉忙陪笑见礼,以"嫂"呼之。"王夫人一笑,点头不语。

一时黛玉进了荣府,下了车。黛玉便知这方是正经正内室,一条大甬路,直接出大门的。于是老嬷嬷引黛玉进东房门来。见黛玉来了,便往东让。黛玉心中料定这是贾政之位。今见王夫人如此说,便知说的是这表兄了。因陪笑道:"舅母说的,可是衔玉所生的这位哥哥?在家时亦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就唤宝玉,虽极憨顽,说在姊妹情中极好的。"王夫人笑道:"你不知道原故。若这一日姊妹们和他多说一句话,他心里一乐,便生出多少事来。他嘴里一时甜言蜜语,一时有天无日,一时又疯疯傻傻,只休信他。"

黛玉一一的都答应着。贾母笑道:"你舅母你嫂子们不在这里吃饭。迎春便坐右手第一,探春左第二,惜春右第二。贾母便说:"你们去罢,让我们自在说话儿。贾母因问黛玉念何书。黛玉道:"只刚念了《四书》。"黛玉又问姊妹们读何书。"

一语未了,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丫鬟进来笑道:"宝玉来了!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象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只见这宝玉向贾母请了安,贾母便命:"去见你娘来。"宝玉即转身去了。贾母因笑道:"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还不去见你妹妹!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贾母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贾母笑道:"更好,更好。"宝玉便走近黛玉身边坐下,又细细打谅一番,因问:"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宝玉又道:"妹妹尊名是那两个字?"黛玉便说了名。宝玉又问表字,黛玉道:"无字。"宝玉笑道:"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探春便问何出。"又问黛玉:"可也有玉没有?贾母急的搂了宝玉道:"孽障!宝玉听如此说,想一想大有情理,也就不生别论了。

宝玉之乳母李嬷嬷,并大丫鬟名唤袭人者,陪侍在外面大床上。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宝玉因知他本姓花,又曾见旧人诗句上有"花气袭人"之句,遂回明贾母,更名袭人。

这袭人亦有些痴处:副食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

如今且说雨村,因补授了应天府,一下马就有一件人命官司详至案下,乃是两家争买一婢,各不相让,以至殴伤人命。彼时雨村即传原告之人来审。雨村听了大怒道:"岂有这样放屁的事!"门子道:"这还了得!"如今凡作地方官者,皆有一个私单,上面写的是本省最有权有势,极富极贵的大乡绅名姓,各省皆然,倘若不知,一时触犯了这样的人家,不但官爵,只怕连性命还保不成呢!"这门子道:"这四家皆连络有亲,一损皆损,一荣皆荣,扶持遮饰,俱有照应的。"今告打死人之薛,就系丰年大雪之"雪"也。也不单靠这三家,他的世交亲友在都在外者,本亦不少。老爷如今拿谁去?"雨村听如此说,便笑问门子道:"如你这样说来,却怎么了结此案?"

门子笑道:"不瞒老爷说,不但这凶犯的方向我知道,一并这拐卖之人我也知道,死鬼买主也深知道。那薛家公子岂是让人的,便喝着手下人一打,将冯公子打了个稀烂,抬回家去三日死了。"雨村笑道:"我如何得知?"雨村罕然道:"原来就是他!"雨村道:"你说的何尝不是。"

当下言不着雨村。且说那买了英莲打死冯渊的薛公子,亦系金陵人氏,本是书香继世之家。只是如今这薛公子幼年丧父,寡母又怜他是个独根孤种,未免溺爱纵容,遂至老大无成,且家中有百万之富,现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这薛公子学名薛蟠,表字文龙,五岁上就性情奢侈,言语傲慢。寡母王氏乃现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与荣国府贾政的夫人王氏,是一母所生的姊妹,今年方四十上下年纪,只有薛蟠一子。还有一女,比薛蟠小两岁,乳名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人命官司一事,他竟视为儿戏,自为花上几个臭钱,没有不了的。他便将家中事务一一的嘱托了族中人并几个老家人,他便带了母妹竟自起身长行去了。

守着舅舅、姨爹住着,未免拘紧了你,不如你各自住着,好任意施为。你既如此,你自去挑所宅子去住。我和你姨娘,姊妹们别了这几年,却要厮守几日,我带了你妹子投你姨娘家去,你道好不好?"薛蟠见母亲如此说,情知扭不过的,只得吩咐人夫一路奔荣国府来。

从此后,薛家母子就在梨香院住了。原来这梨香院即当日荣公暮年养静之所,小小巧巧,约有十余间房屋,前厅后舍俱全。另有一门通街,薛蟠家人就走此门出入。宝钗日与黛玉迎春姊妹等一处,或看书下棋,或作针黹,倒也十分乐业。

贾珍之妻尤氏乃治酒,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赏花。是日先携了贾蓉之妻,二人来面请。贾母等于早饭后过来,就在会芳园游顽,先茶后酒,不过皆是宁荣二府女眷家宴小集,并无别样新文趣事可记。 一时宝玉倦怠,欲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一回再来。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回道:"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与我就是了。"又向宝玉的奶娘丫鬟等道:"嬷嬷姐姐们,请宝叔随我这里来。"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见他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

秦氏笑道:"嗳哟哟!"宝玉道:"我怎么没见过?"众人笑道:"隔着二三十里,往那里带去,见的日子有呢。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

那宝玉刚合上眼,便惚惚的睡去,犹似秦氏在前,遂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一所在。宝玉听了是女子的声音。 宝玉见是一个仙姑,喜的忙来作揖问道:"神仙姐姐,不知从那里来,如今要往那里去?也不知这是何处,望乞携带携带。"那仙姑笑道:"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进入门来,只见有十数个大橱,皆用封条封着。看那封条上,皆是各省的地名。宝玉看了,便知感叹。宝玉一心只拣自己的家乡封条看,遂无心看别省的了。

携了宝玉入室。宝玉遂不禁相问,警幻冷笑道:"此香尘世中既无,尔何能知!"宝玉听了,自是羡慕而已。"宝玉听了,点头称赏。此或咏叹一人,或感怀一事,偶成一曲,即可谱入管弦。宝玉接来,一面目视其文,一面耳聆其歌曰:〔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正不知何意。"宝玉听了,唬的忙答道:"仙姑差了。"警幻道:"非也。淫虽一理。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说毕便秘授以云雨之事,推宝玉入房,将门掩上自去。